• <tr id='dW5PHE'><strong id='dW5PHE'></strong><small id='dW5PHE'></small><button id='dW5PHE'></button><li id='dW5PHE'><noscript id='dW5PHE'><big id='dW5PHE'></big><dt id='dW5PHE'></dt></noscript></li></tr><ol id='dW5PHE'><option id='dW5PHE'><table id='dW5PHE'><blockquote id='dW5PHE'><tbody id='dW5PHE'></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W5PHE'></u><kbd id='dW5PHE'><kbd id='dW5PHE'></kbd></kbd>

    <code id='dW5PHE'><strong id='dW5PHE'></strong></code>

    <fieldset id='dW5PHE'></fieldset>
          <span id='dW5PHE'></span>

              <ins id='dW5PHE'></ins>
              <acronym id='dW5PHE'><em id='dW5PHE'></em><td id='dW5PHE'><div id='dW5PHE'></div></td></acronym><address id='dW5PHE'><big id='dW5PHE'><big id='dW5PHE'></big><legend id='dW5PHE'></legend></big></address>

              <i id='dW5PHE'><div id='dW5PHE'><ins id='dW5PHE'></ins></div></i>
              <i id='dW5PHE'></i>
            1. <dl id='dW5PHE'></dl>
              1. <blockquote id='dW5PHE'><q id='dW5PHE'><noscript id='dW5PHE'></noscript><dt id='dW5PHE'></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W5PHE'><i id='dW5PHE'></i>

                “买药”志愿者黄富强:人虽撤离,服务一直会坚守下去

                發稿時間:2020-04-16 18:30:31

                想办银行卡送人怎么弄【V信/QQ:9719.43O71】資金安全才是硬道理。全新開戶.各大行均有售.資料齊全.誠信合作.信譽100%?安全放心可智慧之骨靠勇立强军潮头

                http://img95.699pic.com/photo/40037/1647.jpg_wh300.jpg?67016

                无名岔路口王连长的选择

                  “买药”志愿者黄富强:人虽撤离,服务一直会坚守下去

                  (抗击新冠肺炎)“买药”志愿者黄富强:人虽撤离,服务一直会坚守下去   中新网武汉4月16日电 题:“买药”志愿者黄富强:人虽撤离,服务一直会坚守下去   作者 胡传林 李慧赐   4月16日,趁着午休的时间,曾在武汉市江岸区永清街道沈阳社区当志愿者的黄富强匆匆赶到医院,为居民黄大爷购买到所需药物。 黄富强(左)帮社区工作人员搬运爱心菜(资料图)受访者提供   4月8日,武汉解封后,黄富强已经撤离社区回到单位,投入到复工复产中,但有部分行动不便的老人经常给他打电话。   “只要有需要,我随时可以为老人提供买药服务。”在黄富强看来,一日做了志愿者,终生都不能忘记志愿服务精神和理念。把一盒盒药送上门,就是把一个个希望送到居民手中。   33岁的黄富强是一家房产企业项目负责人,也是一名共产党员。2月20日,他主动请战,成为江岸区永清街道沈阳社区志愿者,主要为居民代购药品。“大家都叫我‘买药人’,从进入社区至今,我已经为200多名居民代买过药品。”黄富强说。   黄富强从小在江岸区永清街道沈阳社区长大,参加工作后搬迁至汉阳区居住。虽然搬走了10多年,但他一直关注着沈阳社区的发展。2月20日,看到沈阳社区党员群里招募志愿者的信息后,他第一个报了名。   沈阳社区是一个老旧社区,辖区残疾人145个,80岁以上的老年人就有240个,居民购药需求量大。黄富强到社区报到后,挑起了帮社区居民买药、送药的重任。   黄富强记得,第一次为13名重症病人买药,因流程不熟,从排队挂号到取药、整理、送药,他花了12个小时。每一类药都有不同的厂家、品牌、规格、剂量、型号,到买药时他才发现有些居民指定的药没有,是否能替换得边买边打电话问。   有些药品,还需要拿居民的病历、医保卡、社区证明。对于居民所购药品,除了品牌、厂家、剂量这些基本信息,他还要询问如果没有同一品牌的药品,可否换成其他品牌的药品?用医保卡还是现金?医保卡的余额是否足够?如果不够,要不要提前垫付。对于部分买错的药品,他还得返回药店退换。   随着疫情形势好转,黄富强买药越来越顺畅,有时候出门一个小时就能把居民的药买完。闲不下来的他,总会主动去社区找事做,帮工作人员搬运物资、分发爱心菜。   随着武汉解封,居民只要填表登记、扫码,可以外出买药了,但部分行动不便的老人还会拨通黄富强的电话,他都欣然上门服务。   黄富强说,4月16日给他打电话的黄爷爷长期卧床不起,每天必须借助安眠药才能入睡。但安眠药管控非常严格,不仅要凭本人的身份证、医保卡、社区证明,还必须到老人看过病、有过处方记录的医院才能买到。根据病情不同,每个人能买到安眠药的数量也不相同。武汉解封之前,他替黄爷爷买过两次,非常清楚购买安眠药的地点和流程。   正因为如此,此次购药很顺利,从到黄爷爷家拿身份证,到送药上门,他只用了一个小时。但黄富强居住的汉阳区距离沈阳社区有14公里左右,来回还需要1个小时。   “很多老人还不知道我已经撤离社区,但只要一个电话,我都不会拒绝,而且会一直坚守下去。”黄富强说。(完) 【编辑:白嘉懿】 <!---->
                來源:南方日報網絡版  責編:熱播